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

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选登 > 裁判文书选登 >

毛某斌故意杀人死刑上诉二审案件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5)粤高法刑一终字第195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揭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毛某斌,男,1969年6月4日出生于安徽省桐城县,汉族,小学文化,农民工,住安徽省黄山市黄山区。因本案于2014年7月7日被刑事拘留,同月19日被逮捕。现押于广东省普宁市看守所。

辩护人黄宝琼,揭阳市法律援助处律师,广东省法律援助局指派。

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揭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毛某斌犯故意杀人罪以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英数、罗洁女庄、陈婵惠、何伟宏、何嘉敏、何嘉欣、何伟胜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4年12月15日作出(2014)揭中法刑一初字第6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毛某斌对刑事判决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原判附带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本院于2015年3月1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7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李卫东、赵浩源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毛某斌及其辩护人黄宝琼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4年7月7日9时许,被告人毛某斌因工作、生活关系对同事陈志宏、张慧玲、常春富、张焕穗等人心怀不满,在其务工的广东省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车间驾驶叉车先后撞击陈志宏、张慧玲,因认为同事何桂雄在打电话在报警,又持铁棍打击何的头部几下,致何受伤倒地。尔后毛某斌又持铁棍殴打常春富、张焕穗、张慧玲,后被同厂工友制服。被害人何桂雄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被害人张慧玲、常春富所受伤属轻伤二级;被害人陈志宏、张焕穗所受伤属轻微伤。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书证、物证、证人证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现场照片、辨认笔录、提取笔录、法医鉴定意见和被告人毛某斌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毛某斌采用暴力手段,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1人死亡,2人轻伤,2人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毛某斌主观恶性大,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毛某斌的犯罪行为造成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依法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毛某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毛某斌应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英数、罗洁女庄、陈婵惠、何伟宏、何嘉敏、何嘉欣、何伟胜医疗费人民币57537元、护理费人民币3036元、丧葬费人民币29672元及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费用人民币3700元,赔偿款共计人民币93945元。赔偿款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付清。

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何英数、罗洁女庄、陈婵惠、何伟宏、何嘉敏、何嘉欣、何伟胜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毛某斌提出:我没有杀人的故意,是因为当时喝了酒才一时冲动作案,作案后非常后悔,请求从轻处罚。其辩护人提出:1、原判定性错误,毛某斌并没有杀人的主观故意,其作案没有预谋,没有事前准备作案工具,只是酒后一时冲动行凶伤人,死者也不是当场死亡,本案应以故意伤害定罪;2、毛某斌作案后明知他人报警但没有逃跑,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3、毛某斌悔罪表现好,系初犯、偶犯,原判对其量刑过重。

广东省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员认为:1、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本案证据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实毛某斌行凶致一人死亡、二人轻伤、二人轻微伤的事实;2、毛某斌驾驶叉车撞人、持铁棍殴打多人的头部等要害部位,放任被害人死亡后果的发生,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3、毛某斌虽认罪态度好,但其犯罪后果严重,至今没有对被害人亲属作出任何赔偿,未能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毛某斌经司法鉴定评定为作案时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原判对其量刑适当。综上,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如果二审期间上诉人能够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根据现有刑事政策,可以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毛某斌自1994年起即到广东省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务工,因工作、生活琐事对同事陈志宏、张慧玲、常春富、张焕穗等人心怀不满。2014年7月7日9时许,毛某斌在该厂车间驾驶叉车干活,被害人陈志宏骑自行车进来叫毛某斌到其他地方清理垃圾,毛某斌听后内心生气,遂驾驶叉车撞向陈志宏,陈志宏及时避开没有被撞到,但跳开时其肋部被刮伤,自行车也被撞坏,遂跑出去报警。毛某斌则倒车到被害人张慧玲捡塑料膜的地方,将张慧玲碰倒。接着,毛某斌驾驶叉车往前开,途中见被害人何桂雄正在打电话,毛某斌以为何桂雄在报警,就从叉车上拿1根铁管下来要打何桂雄,何桂雄见状就跑,毛某斌追上后持铁管用力连续殴打何桂雄的头部,致何桂雄受伤倒地。然后,毛某斌持铁管找到被害人常春富,持铁管殴打常春富头部及左肩,常春富被打后跑开。毛某斌又驾驶叉车前往车间,途中遇到被害人张焕穗及张慧玲,毛某斌遂持铁管下车殴打张焕穗的头部以及张慧玲的头部及肩部。后毛某斌被同厂工友李占定等人制服,并被接报赶来的民警抓获。

何桂雄伤后即送医院治疗,经抢救无效于2014年7月16日死亡。经鉴定:被害人何桂雄符合钝性物体作用致颅脑严重损伤而死亡;被害人张慧玲、常春富所受伤属轻伤二级;被害人陈志宏、张焕穗所受伤属轻微伤。上诉人毛某斌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过一、二审庭审质证、认证的证据予以证实:

1.被害人陈志宏的陈述及辨认笔录。陈系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员工,他陈述2014年7月7日9时许,他骑着自行车在厂里时,毛某斌开着叉车从他后面撞来,他及时跳车没被撞到,只是跳开时刮伤了肋部及背部。毛某斌声称要撞死他,还拿了1条1米多长的水龙铁管向他砸过来,也被他避开了。毛某斌重新上了叉车,又开叉车到另一处撞向张慧玲,他见状,就马上报警并告知他姑丈何桂雄,何桂雄就跑过去看。他则在厂门口等警察来。毛某斌在厂里工作20年左右,平时表现很好。他也不清楚毛某斌为什么要开叉车撞他。

陈从多张不同照片中混杂辨认出上诉人毛某斌就是故意伤害他的人。

2.被害人张慧玲的陈述及辨认笔录。张系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员工,她陈述2014年7月7日9时许,她正在车间捡膜,突然毛某斌开着1辆叉车向她撞来,还好她躲得快没被撞到,只是脚被压了下,然后毛某斌拿1根铁管殴打她头部,她头被打得鲜血直流,坐在了地上,后来工友李占定过来把毛某斌拉开,她被送到医院。她与毛某斌没什么矛盾,不知道毛某斌为什么要打她。

张从多张不同照片中混杂辨认出上诉人毛某斌就是故意伤害她的人。

3.被害人常春富的陈述及辨认笔录。常系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员工,他陈述2014年7月7日9时40分许,他正在车间工作,毛某斌过来叫他开叉车去运塑料,他准备去开叉车时,毛某斌开着叉车将他撞倒在地,然后毛某斌用手按住他,另1支手拿1根铁管殴打他头部2下及左肩1下,他被打伤后就跑了,毛某斌则向厂后方跑去。他与毛某斌没什么矛盾,不知道毛某斌为什么要打他。

常从多张不同照片中混杂辨认出上诉人毛某斌就是故意伤害他的人。

4.被害人张焕穗的陈述及辨认笔录。张系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员工,她陈述2014年7月7日9时40分许,她正在车间工作,看到毛某斌开叉车撞倒张慧玲,还拿1根铁管殴打张慧玲,她就跑过去劝架,但毛某斌拿铁管敲打了张慧玲头部后又用铁管打她头部2下,接着,毛某斌到他叉车上拿出1把刀要砍她们,但没有砍到。她与毛某斌没什么矛盾,也不知道毛某斌为什么要打张慧玲等人。

张从多张不同照片中混杂辨认出上诉人毛某斌就是故意伤害她的人。

5.普宁市公安局军埠派出所现场勘验笔录、普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现场勘查记录、现场提取痕迹、物品登记表、现场示意图、现场方位图、现场照片。证实军埠派出所于2014年7月7日9时58分至10时30分对案发现场进行勘查,现场位于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北面车间内。经上诉人毛某斌指认:该车间北侧塑料分拣处通道为被害人陈志宏被伤害地点,在该伤害地点处有1辆已严重变形的自行车;堆积塑料仓库北侧门口为张慧玲被伤害地点,在该伤害地点的西侧约3米处有1支铁管,东北侧约2米处停有1辆叉车;张慧玲被伤害地点西侧约13米处的地方为被害人张焕穗被伤害的地点;在张焕穗被伤害地点南面约8米处为被害人常春富被伤害的地点;在常春富被伤害地点东侧约6米处为被害人何桂雄被伤害地点。

普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于2014年7月8日12时30分至13时45分对案发现场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进行勘查,经对上述5处伤害地点进行勘验未见异常。对毛某斌所开叉车的方向盘、档把、操作杆进行擦拭提取。

公安机关对上述现场拍摄照片,并经被告人毛某斌辨认,确认无误。

6.提取笔录、扣押清单及照片。证实公安机关在现场提取并扣押铁管1支,自行车1辆;提取被害人何桂雄案发时所穿蓝色长裤1条、灰色短衫1件、灰色内裤1条,上诉人毛某斌案发时所穿蓝条格短衫1件、棕色短裤1条。

公安机关对上述提取并扣押的铁管、自行车、上诉人毛某斌的衣裤拍摄了照片,并经毛某斌辨认、确认无误,且毛某斌指认上述铁管就是他当时打伤何桂雄等人的作案工具。

7.广东省普宁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普)公(司)鉴(法尸检)字[2014]184号法医学尸体检验意见书、(普)公(司)鉴(法活检)字[2014]375-378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检验鉴定书。证实死者何桂雄2014年7月7日被人打伤后送医治疗无效,于2014年7月16日死亡。死者所伤符合钝性物体作用致重型颅脑损伤:脑干损伤、脑肿胀、右侧额颞顶及左侧颞骨硬膜下血肿、左颞骨骨折、蛛网膜下腔出血、颅底骨折、头面部挫裂伤、中枢性呼吸衰竭,左环指开放性骨折。综合分析,死者何桂雄系因钝性物体作用于头部致颅脑严重损伤而死亡。鉴定意见:何桂雄符合钝性物体作用致颅脑严重损伤而死亡。

伤者张慧玲左颞见一T形缝合创长7cm+4.5cm,左肩见皮下出血5x4cm,左足内侧红肿8x2.5cm。综合分析伤者所伤符合钝性物体作用致头皮裂伤及软组织挫伤。鉴定意见:伤者张慧玲构成轻伤二级。

伤者常春富头顶部见一缝合创长5cm,左颞顶部见一缝合创长9.5cm,稍肿胀,左肩见皮下出血,4x3cm。综合分析伤者所伤符合钝性物体作用致头皮裂伤及软组织挫伤。鉴定意见:伤者常春富构成轻伤二级。

伤者张焕穗头顶部见两处缝合创长分别为5cm、2.5cm,稍肿胀。综合分析伤者所伤符合钝性物体作用致头皮裂伤。鉴定意见:伤者张焕穗构成轻微伤。

伤者陈志宏左腋前线胸部见皮下出血6.5x5cm。综合分析伤者所伤符合钝性物体作用致软组织挫伤。鉴定意见:伤者陈志宏构成轻微伤。

8.广东省揭阳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的揭公(司)鉴(DNA)字[2014]07016号DAN鉴定书。证实经STR位点检验,意见是:①何伟宏与何桂雄符合单亲遗传关系。②毛某斌的左、右手指甲上擦拭物检见的基因分型均与毛某斌本人的基因分析一致。③张慧玲的左、右手指甲上擦拭物检见的基因分型均与张慧玲本人的基因分析一致。④张焕穗的左、右手指甲上擦拭物检见的基因分型均与张焕穗本人的基因分析一致。⑤李占定的左、右手指甲上擦拭物检见的基因分型均与李占定本人的基因分析一致。⑥常春富的左、右手指甲上擦拭物检见的基因分型均与常春富本人的基因分析一致。⑦陈志宏的左、右手指甲上擦拭物检见的基因分型均与陈志宏本人的基因分析一致。⑧毛某斌短袖上衣左袖上可疑血迹、裤子臀部可疑血迹均检见包含毛某斌本人和张焕穗的基因分型。⑨现场叉车方向盘拭子、叉车档位把手拭子、叉车操作把手拭子、现场提取的铁棍上擦拭物均未检见有效基因分型。

9.证人李占军的证言。李系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员工,他证实2014年7月7日9时许,他正在车间工作,突然听到叉车加油门很大的声音,他转过身去看,看见毛某斌开着叉车撞倒陈志宏的自行车,陈志宏跑掉没被撞到,自行车被撞坏了。然后,毛某斌倒车到张慧玲捡膜的地方,开车撞张慧玲,因胶纸堆得太高,他没看清是否有撞到,接着毛某斌下车手持铁管打张慧玲,他跑过去劝架,毛某斌却拿铁管要打他,他就掉头跑了。

10.证人李占定的证言。李系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员工,他证实2014年7月7日9时30分左右,他正在车间工作,突然陈志宏跑来跟他说,毛某斌在后面车间乱打人,听后他就跑去后面车间看,看见毛某斌手持铁管要打张慧玲,张焕穗则抱住毛某斌不让其打人,他上前把毛某斌手上铁管抢走扔在地上,并把毛某斌抱回办公室,不久警察来了将毛某斌带走。他当时看到张焕穗头部有流血。

11.证人陈志强证言。陈系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法人代表,他证实2014年7月7日9时许,他在办公室坐,张焕穗跑来跟他说车间出事了,于是他赶到车间看,看见他姑丈何桂雄倒在地上,头部流了很多血,他就开车载何桂雄到医院接受治疗,医生把何桂雄身上衣服剪掉,何桂雄家属将衣服带回家并清洗了。何桂雄衣服上当时有血迹,但被清洗掉了。

12、上诉人毛某斌的供述及指认现场笔录、照片。毛供述2014年7月7日9时许,他在该厂车间驾驶叉车干活,陈志宏骑自行车进来叫他到其他地方清理垃圾,他听后心里不舒服,就开叉车撞向陈志宏,陈志宏避开没有被撞到,只是撞到他的自行车。见陈志宏往外跑了,他就倒车到被害人张慧玲捡膜的地方,开车将张慧玲撞倒在地上。接着,他驾驶叉车往前开,这时何桂雄进来且在打电话,他以为何桂雄在报警,就从叉车上拿1根铁管下来要打何桂雄,何桂雄见状就跑,他追上后持铁管用力殴打何桂雄的头部2、3下,何桂雄立刻倒在地上,头部流了很多血。然后,他持铁管到车间水池洗膜的地方,找到常春富并叫其过来,常春富过来后,他就持铁管打常春富头部,常春富被打后跑开了。后他折回去开叉车前往车间,途中遇到张焕穗,他就拿铁管下车殴打张焕穗头部,这时,同事李占定过来劝他并将铁管抢走,他又从叉车上拿了1把小刀要搞张焕穗,也被李占定制止了。后他也平静下来,被李占定带到厂里办公室。

他之所以要伤害陈志宏、张慧玲、常春富、张焕穗等人,是因为陈志宏平时在工作上刁难他;张慧玲以前跟他有男女关系,后来分开了,但其近来威胁要告他;常春富总是侮辱他;张焕穗把他手机号码给张慧玲,导致张慧玲打电话威胁他。

他用来伤人的铁管长约80公分,铁质,空心。小刀是1把类似吃西餐的小刀,长约20公分。铁管被公安扣押了,当时人多,小刀不知道去哪了。他案发时身穿浅蓝色条纹短衫和棕色短裤。他自己没有受伤也没流血,在拉扯时可能沾到张焕穗的血迹。在公安机关提取他案发时所穿衣服之前,他已经将衣服冲洗过,但衣服上还残留有血迹。

毛某斌对作案现场进行指认并对指认现场照片进行确认;对本案死者照片进行辨认,确认就是被其打伤致死的被害人何桂雄。

13.抓获经过材料。证实2014年7月7日9时50分左右,普宁市公安局军埠派出所接陈志宏报案称在普宁市军埠镇军老村昌诚塑料厂内,有1名工人毛某斌开1辆铲车将陈志宏、张焕穗、张慧玲、常春富、何桂雄绊倒,并用1根铁棒殴打张焕穗、张慧玲、常春富、何桂雄等人头部。接报后,军埠派出所派警赶赴现场,现场抓获毛某斌。

14.汕头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汕大司鉴中心(2015)精鉴字第400号法医精神病学鉴定意见书以及该机构和相关鉴定人员的资质证明,证实经过具有相关资质的机构及鉴定人员鉴定,上诉人毛某斌作案时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15. 上诉人毛某斌身份证明材料、被害人陈志宏、张焕穗、张慧玲、常春富、何桂雄的身份证明材料。分别证实上述人员的身份情况。

对于上诉人、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以及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出庭履行职务代理检察员提出的出庭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本案的定性。上诉人毛某斌因为工作、生活琐事,驾驶叉车撞击他人、持铁棍殴打多名被害人头部等要害部位多下,不计后果,放任被害人死亡后果的发生,其主观上对被害人的死亡后果持放任的态度,客观上造成一人死亡、两人轻伤、两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其行为依法构成故意杀人罪;

二、关于毛某斌是否有自首情节的分析。根据毛某斌本人供述以及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言,案发时毛某斌在对被害人张慧玲等人行凶过程中,发现被害人何桂雄在打电话,便认为何在报警,遂对何进行殴打;案发后,毛某斌是被工友制服而归案的。即本案事实充分证实毛某斌不但没有自动投案的意愿,反而对其认为正在报警的被害人进行殴打;毛某斌也没有明知他人报警而自愿留在现场等待警察的行为,而是被工友制服后被动归案的。故毛某斌不具有自动投案的行为,虽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罪行,依法仍不能认定为自首;

三、关于本案的量刑。毛某斌犯罪后果严重,犯罪情节恶劣,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罪行极其严重,应处死刑,其在作案前是否喝酒不影响对其量刑。但鉴于毛某斌归案后如实交代罪行,有坦白情节,特别是在二审期间能够积极动员亲属代为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有悔罪表现,且二审期间双方亲属就民事赔偿达成了调解协议,被害人亲属接受毛某斌亲属代为给付的赔偿款,并建议人民法院对毛某斌依法判决。因此,对毛某斌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本院认为,上诉人毛某斌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二人轻伤,二人轻微伤,其行为已经构成故意杀人罪。毛某斌犯罪情节恶劣,犯罪后果严重,其罪行特别严重,应处死刑。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对于毛某斌及其辩护人关于本案定罪以及毛某斌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鉴于毛某斌二审期间能够积极动员亲属代为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有悔罪表现,且双方亲属已经就民事赔偿达成调解协议,同时也考虑到本案确因工友间矛盾引发,毛某斌归案后能够如实交代罪行,有坦白情节,故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揭中法刑一初字第6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被告人毛某斌定罪部分的判决。

字第6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中对被告人毛某斌量刑部分的判决。

    三、上诉人毛某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锦平

代理审判员    苏智丽

代理审判员    任玲霞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黄芝琳

 

上一篇:欧某浩非法持有毒品二审案件
下一篇:广州一九在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黄埔...

返回顶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