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

所在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选登 > 裁判文书选登 >

王某满、高某弟、莫某龙贩卖毒品上诉一案的案件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6)粤刑终1038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秋满(绰号“白头佬”),男,1971年,汉族,初中文化,户籍地湖南省益阳市,捕前暂住珠海市香洲区银桦新村32栋5单元202号,居因吸毒于2014年12月18日被珠海市公安局拱北口岸分局处以行政拘留五日。因本案于2015年8月5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杨金,广东金领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高海弟(绰号“五叶神”、“午夜晨”),男,1989年5月23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户籍地广东省雷州市捕前暂住广东省徐闻县谭家村51号。因犯盗窃罪于2012年1月10日被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同年2月22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5年11月1日羁押并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吴毓斌,广东亚太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莫晓龙(绰号“湛江龙”),男,1988年8月10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户籍地广东省捕前暂住珠海市香洲区湾仔一出租屋。因犯抢劫罪于2009年11月16日被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2012年1月5日被假释,假释考验期至2012年6月21日止;因吸毒于2014年12月17日被珠海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处以行政拘留五日。因本案于2015年8月5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日被逮捕,现羁押于珠海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邓培启,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王某满、高某弟、莫某龙犯贩卖毒品罪一案,于2016年6月20日作出(2016)粤04刑初5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王某满、高某弟、莫某龙均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5年8月初,购毒人员张某军(另案处理)向被告人高海弟联系购买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高海弟遂联系被告人莫晓龙,再由莫晓龙联系被告人王秋满提供毒品。同月4日15时30分许,王秋满驾驶粤XAD110小汽车运送毒品到珠海市香洲区明珠北路幸福里小区附近,莫晓龙根据高海弟的要求将王秋满送来的两袋毒品送至该小区1栋2105房交给张某军,张某军收到毒品后当场将毒资人民币9.4万元交给高海弟。交易完成后,莫晓龙被民警当场抓获,高海弟则携部分毒资趁机逃跑。民警当场从莫晓龙身上查获毒资人民币7万元,在2105房内查获毒品甲基苯丙胺2003.84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65.7%)。当日23时许,在莫晓龙的协助下,公安人员在珠海市南坑市场附近的中天旅行社抓获王秋满,在王的住处珠海市香洲区银桦新村32栋5单元202号查获甲基苯丙胺264.16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75.7%)。同年11月1日,公安人员在湛江市徐闻县谭家村51号抓获高海弟。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书证、物证、鉴定结论、现场照片、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

原判认为,被告人王某满、高某弟、莫某龙违反国家规定,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2003.84克,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在王秋满住处查获的甲基苯丙胺264.16克一并计入其贩卖的数量。王某满、高某弟、莫某龙贩卖毒品数量大,应予严惩,但鉴于本案存在特情介入,毒品交易处于公安机关控制之下,毒品实际不会流入社会,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对各被告人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高海弟有犯罪前科,酌情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莫晓龙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莫晓龙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人,有重大立功表现,可以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八条、第四十八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遂作出判决:(一)被告人王秋满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财产。(二)被告人高海弟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财产。(三)被告人莫晓龙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全部财产。(四)扣押在案的甲基苯丙胺2268克、作案工具OPPO牌手机一部、三星牌手机一部予以没收。

上诉人王秋满提出:我没有参与贩毒,案发当天我根本没有去过毒品交易现场。原判认定我贩卖毒品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在我家搜出的毒品是一个朋友留下的。

其辩护人提出:本案认定王秋满贩卖毒品的证据未能达到确实、充分的程度,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王秋满就是送毒品过来交易的人;本案存在特勤引诱及数量引诱,且王秋满系初犯,请求对其从轻处罚。

上诉人高海弟及其辩护人提出:高海弟只是居间介绍买卖毒品,并无赚取差价的故意,应认定为从犯;本案有特勤介入,毒品交易在公安机关的控制下进行,社会危害性较小;原判量刑过重。

上诉人莫晓龙提出:我没有获利,只是受高海弟指使去帮忙促成毒品交易,系从犯;同时我有重大立功;原判量刑过重。

其辩护人提出:原判认定莫晓龙以获取好处费的名义赚取差价与事实不符,莫晓龙没有赚取差价的故意和行为;莫晓龙在本案中只是起居间介绍的作用,系从犯。请求对莫晓龙从轻处罚。莫晓龙的辩护人同时还申请本院恢复并调查莫晓龙与高海弟的微信通讯记录,以查明莫晓龙是否有收取好处费的目的。

经审理查明:2015年8月初,购毒人员张某军(系公安机关特情)向上诉人高海弟联系购买毒品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高海弟遂联系上诉人莫晓龙,再由莫晓龙联系上诉人王秋满提供毒品。按照约定,同月4日10时许,高海弟来到张某军租住的广东省珠海市香洲区明珠北路幸福里小区1栋2105房等候交易,与此同时莫晓龙也赶到小区楼下等待王秋满送毒品前来。当天15时30分许,王秋满驾驶粤XAD110小汽车运送毒品到幸福里小区附近,莫晓龙取得少量毒品样板带至2105房给张某军验货,后又带张某军去粤XAD110小汽车上查验毒品。此时王秋满提出要在车上交易,张某军不同意并回到2105房。莫晓龙遂根据高海弟的要求将两袋毒品送至2105房交给张某军,张某军收到毒品后当场将毒资人民币9.4万元交给高海弟。交易完成后莫晓龙、高海弟乘坐电梯下至一楼大堂,莫晓龙被民警当场抓获,高海弟则携部分毒资趁机逃跑。民警当场从莫晓龙身上查获毒资人民币7万元,在2105房内查获毒品甲基苯丙胺2003.84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65.7%)。当日23时许,在莫晓龙的协助下,公安人员在珠海市南坑市场附近的中天旅行社抓获王秋满,并在其住处珠海市香洲区银桦新村32栋5单元202号查获毒品甲基苯丙胺264.16克(甲基苯丙胺含量为75.7%)。同年11月1日,公安人员在湛江市徐闻县谭家村51号抓获高海弟。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一审当庭举证、质证并查证属实的证据证实:

1.珠海市公安局梅华派出所民警出具的抓获经过,证实2015年8月4日16时许,公安人员接特情线报称,有人在幸福里小区1栋2105房交易毒品,遂到场伏击,在一楼大堂抓获莫晓龙,绰号“五叶神”(高海弟)的男子和附近等候接应的绰号“白头佬”(王秋满)的男子乘机逃跑。后根据莫晓龙提供线索并带公安人员指认“白头佬”所在公司地点,经伏击于当天23时许,在香洲区南坑市场旁的中天国际旅行社抓获王秋满。2015年11月1日,民警在广东省湛江市徐闻县谭家村51号抓获高海弟。

2.搜查证、搜查笔录、扣押决定书、扣押清单,证实:

(1)公安机关从莫晓龙处扣押人民币7万元、OPPO品牌手机一部;

(2)公安机关于2015年8月4日16时20分至16时50分对幸福里小区1栋2105房进行搜查,从该址查获并扣押疑似冰毒两大袋,毛重约2000克;

(3)公安机关于2015年8月4日23时40分至8月5日零时17分对银桦新村32栋202房进行搜查,从该址查获并扣押疑似冰毒3袋,毛重274.13克,公安机关并扣押王秋满的三星品牌手机一部、牌号粤XAD110的黑色起亚汽车一台。

3.现场照片,证实:

(1)莫晓龙指认其贩毒所获得的7万元、其贩卖的两大包冰毒、其被扣押的OPPO手机、手机内保存的“五叶神”、“白头佬”的微信号;

(2)王秋满指认从其家中搜出的三袋毒品、莫晓龙从其车上拿走的两包毒品、其开的车;

(3)张某军指认其支付给“五叶神”的毒资、“湛江龙”(莫晓龙)卖给其的两包冰毒。

4.珠海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珠公司化鉴字〔2015〕1480号理化检验报告书,证实:

(1)从幸福里小区1栋2105房查获的白色晶体状物质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净重共2003.84克;

(2)从银桦新村32栋202房查获的白色晶体状物质中检出甲基苯丙胺成分,净重共264.16克。

5.珠海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珠公司化鉴字〔2016〕41号理化检验报告书,证实从幸福里小区1栋2105房查获的2003.84克冰毒中甲基苯丙胺含量为65.7%。

6.珠海市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珠公司化鉴字〔2016〕351号理化检验报告书,证实从银桦新村32栋202房查获的264.16克冰毒中甲基苯丙胺含量为75.7%。

7.通话记录,证实:

(1)手机号码13411509618(王秋满)与手机号码13432829004(莫晓龙)之间于2015年8月4日10时27分至16时13分共有五次通话。

(2)手机号码13112302572(王秋满)与手机号码13432829004(莫晓龙)之间于2015年8月1日至8月4日有频繁通话。

(3)手机号码15876635889(高海弟)与手机号码13432829004(莫晓龙)之间于2015年8月1日至8月4日有频繁通话。

8.幸福里小区1栋一楼大堂2015年8月4日的监控录像及视频截图,证实高海弟、莫晓龙贩卖毒品的经过,录像显示:10时42分,高海弟上楼(边走边打电话);14时07分,莫晓龙上楼(边走边打电话);15时02分,莫晓龙下楼;15时29分,莫晓龙携带少量毒品样板上楼;15时39分,莫晓龙与张某军下楼;15时51分,张某军上楼;16时06分,莫晓龙上楼(手提红色袋子);16时11分,莫晓龙(手提白色袋子)、高海弟(手拿一类似纸盒物品)下楼,莫晓龙被民警抓获,高海弟趁机逃跑。

9.视频抓拍、珠海市公安局梅华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车辆行驶轨迹,证实:

(1)珠海市公安局香洲分局信息合成平台在公共安全监控视频抓拍中调取到2015年8月4日15时21分王秋满驾驶的车牌号为粤XAD110汽车从人民西路由东往西进入明珠北路幸福里小区附近。

(2)2015年8月4日凌晨零时33分许监控视频抓拍到粤XAD110汽车经过拱北南湾大道北山卡口,王秋满坐在驾驶位,莫晓龙坐在副驾驶位。

10.证人张某军的证言与辨认笔录,主要内容:半月前我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五叶神”,和他见面聊天中知道他有贩毒,案发两天前我和“五叶神”讲要一公斤冰毒、两千粒“麻古”,并约定一公斤冰毒4.7万元。后来“五叶神”与我确定至少可以拿两公斤冰毒,但没有“麻古”。2015年8月4日10时30分许,“五叶神”来到我租住的幸福里2105房谈交易毒品的事情,后来他告诉我他有个兄弟一直在小区楼下等别人送货过来,我便让他上来一起等,“五叶神”叫他“湛江龙”,当时房间里还有我女友李某某和我朋友潘某。14时30分许,“湛江龙”说东西到了,让我下去看,我和“湛江龙”上了一部黑色越野车,开车的是一戴墨镜的湖南男子,大约四十多岁。上车后对方要求让“湛江龙”拿钱下来直接在车上交易,我不同意,要求对方拿着毒品上楼交易,我便上楼去了。“五叶神”打电话给“湛江龙”让他把毒品拿到楼上,我们在房间内交易,“湛江龙”给了我两包毒品,我把9.4万元给了“五叶神”,他们拿到钱后离开我家。开车的男子没有上来我家,该男子和“湛江龙”我都是第一次见。

证人张某军辨认出莫晓龙即“湛江龙”,高海弟即“五叶神”,王秋满即开车送毒品的人。

11.证人潘某的证言与辨认笔录,主要内容:2015年8月4日10时30分许,我在张某军家里睡觉,张某军的朋友“五叶神”过来谈事情。中午12时许我起床吃饭,张某军和“五叶神”一直在说毒品交易的事,“五叶神”要求看到钱才能给货,张某军就给“五叶神”看现金。等了大约两个小时,货还没到,“五叶神”就打电话给“湛江龙”让他上楼。过了没多久,“湛江龙”下楼去拿了冰毒样板上来,张某军看过觉得可以,就和“湛江龙”下楼去。但是张某军没拿货就上来了,他要求对方拿货上来才肯交易。后来“湛江龙”拿了一个装冰毒的袋子上来,张某军看过之后,“湛江龙”和“五叶神”就把现金拿走了。

证人潘某辨认出莫晓龙就是贩卖毒品的人(“湛江龙”),高海弟就是贩卖毒品的“五叶神”。

12.证人李某某的证言与辨认笔录,主要内容:2015年8月4日11时30分许,张某军的朋友“五叶神”来到家里,13时许我们起床后,“五叶神”对张某军说要验钱,张某军下楼取了钱回来摆在客厅茶几上,“五叶神”拿钱查看了一下,张某军问“五叶神”货什么时候到,“五叶神”便打电话问“湛江龙”,“湛江龙”说很快就到了,张某军就让“湛江龙”上家里聊聊。不久“湛江龙”来到,张某军又问他货什么时候到,“湛江龙”打电话问他另一同伙,也说是快到了。之后“湛江龙”下楼去拿了冰毒样板上来,张某军看过后觉得行,就和“湛江龙”下楼去,但他上来时并没有拿货回来。16时许“湛江龙”拿了一个装冰毒的袋子上来,张某军检查后觉得没问题就让他们拿钱走人。当时“五叶神”从袋子里拿了一些钱给“湛江龙”,然后他俩一起下楼了。我听张某军说当时“湛江龙”拿了两条(两公斤)冰毒上楼交易。“湛江龙”和“五叶神”我都不认识,只是听他们打电话时相互叫名字。

证人李某某辨认出高海弟就是“五叶神”,莫晓龙就是贩卖毒品给张某军的人(“湛江龙”)。

13.证人王安定的证言,证实其名下的粤XAD110黑色起亚汽车已经卖给丁海翔,但尚未办理过户,其从2014年1月开始把车交给丁海翔使用。

14.证人丁海翔的证言与辨认笔录,证实其向王安定购买了粤XAD110黑色起亚汽车,但尚未办理过户,该车从2014年1月起由其个人使用。因为想向王秋满借钱,其于2015年8月2日把车借给王秋满使用。

证人丁海翔辨认出王秋满。

15.车辆登记信息,证实车牌号为XAD110的汽车所有人为王安定。

16.珠海市公安局梅华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

(1)张某军、潘某、李某某是特请人员;

(2)本案毒资9.4万元由梅华派出所垫付,后收回7万元,另有2.2万元被高海弟带走跑掉。

17.上诉人莫晓龙的供述与辩解。主要内容:2015年8月1日左右,“五叶神”打电话给我说有买家要买两公斤冰毒,要我帮忙,我答应,并于8月2日从雷州来到珠海。我与“五叶神”在香洲车站附近碰面,“五叶神”说已经和“白头佬”联系好,“白头佬”一公斤要价3.8万元,问我能否帮他压压价,并做中间人接送毒品,事成后给我3000元好处费,我同意。当晚我与“白头佬”在银桦新村公交站见面,他答应以3.6万元一公斤的价格卖给“五叶神”,我负责从中接送毒品,等货出完再给他货款。8月3日“五叶神”通知我第二天交易。8月4日10时30分许,“五叶神”让我到幸福里小区与他会和。我便到幸福里小区楼下等“白头佬”送货过来,等了很久没等到,“五叶神”就让我上1栋2105房等。下午15时许,“白头佬”打电话说他到了,我下楼去他车上取了少量冰毒样板给买家看,买家不放心,我便带着买家下楼找“白头佬”,我们上了“白头佬”开的粤XAD110车,买家看了一下货,“白头佬”要求在车上交易,买家不同意,说要上楼交易,接着买家就上去了。没多久“白头佬”同意交易,我按照“五叶神”的要求把两包冰毒送到2105房交给他,买家给了一袋钱给“五叶神”,说是9.4万元,“五叶神”把毒品给了买家。交易完“五叶神”给了我一袋钱,说是给“白头佬”的货款,他拿着另一袋钱放进自己衣袋。我们一起坐电梯下楼,刚出电梯就被警察抓,我扔掉那袋钱就跑,后被警察控制,警察将钱捡起来,打开看有7万元,“五叶神”和“白头佬”则趁机跑了。“五叶神”和“白头佬”相互认识。

莫晓龙辨认出高海弟即“五叶神”、王秋满即“白头佬”。

18.上诉人王秋满的供述与辩解,其在侦查阶段初期供述:2015年8月4日14时30分许我接到莫晓龙的电话,说他朋友拿一袋东西给我,我步行去到银桦新村巴士站,一男子给了我一袋东西,我返回小区放到车里,然后开车送到幸福里小区给莫晓龙。莫晓龙带了一个男子上车看货,他们坐在后排座说话,好像莫晓龙让他朋友拿钱下来,后来他朋友自己下车走了,莫晓龙让我开车在附近转圈,他自己在打电话,当我再次把车开到小区门口时莫晓龙把东西拿着走了,我便离开幸福里小区回到公司。我知道莫晓龙让我送的东西是“猪肉”即冰毒。我不认识“五叶神”。公安在我家里主卧和客卧分别搜出了一百多克冰毒,客卧的毒品是以前有朋友在我家住了一晚留下的,我并不知道。王秋满辨认出莫晓龙是让他帮忙送毒品的人。

在侦查阶段后期其否认去过幸福里小区,称案发当天16时许起床后就从银桦新村开车到南坑市场附近公司上班。

19.上诉人高海弟的供述与辩解:2015年7月份,我通过“阿涛”认识张某军,张某军问我要300克冰毒,我想起莫晓龙有门路,就介绍他们认识,刚开始莫晓龙说没货,后来张某军说要得急,价钱高点也没所谓,并确定要一公斤,我就带莫晓龙到张某军住处面谈,但并未交易。直到8月4日上午11时许,张某军让我到幸福里1栋2105房喝茶,并追问我货到了没有,我便打电话叫莫晓龙过来,他二人商量毒品交易的事情,我就到走廊与我老婆打电话,具体他们怎么谈的我不清楚。15时许,莫晓龙和张某军下楼看货,莫晓龙让我在楼上看着钱,半小时后张某军一个人上来进房验货,验完货他从事先准备好的10万元中抽出1.6万元拿回去,剩下的交给我,我又从中拿出1.3万元用盒子装着放回袋子里,然后我打电话给莫晓龙让他拿货上来,我和张某军的小弟拿着钱在门口等,莫晓龙拿货上来交给张某军后,我与他坐电梯下楼,在一楼被警察抓,我趁乱打车跑了。我不认识“白头佬”,不知道莫晓龙的货从哪里来的,他们具体交易多少毒品我也不知道。交易成功张某军给我10%提成,莫晓龙给我3%提成,警察抓我的时候我带着1.3万元跑了,后来在路边摔倒,钱掉出去没有捡。

高海弟辨认出幸福里小区1栋2105房就是其介绍莫晓龙贩卖毒品的地方,辨认出莫晓龙就是“阿龙”,经辨认包括王秋满在内的12张照片,称没有认识的人。

20.审讯录像,证实公安机关对三上诉人的审讯经过,没有违法审讯的情形。

21.户籍资料,证实王某满、高某弟、莫某龙的身份情况。

22.珠海市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假释证明书、刑满释放证明书,证实上诉人王某满、高某弟、莫某龙案发前被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的情况。

对于各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原判认定王秋满参与贩卖毒品的证据是否确实、充分。经查,在案证据显示,同案人莫晓龙稳定供述贩卖给张某军的毒品是由王秋满提供;证人张某军指认王秋满是送毒品到幸福里小区的人;手机通话记录证实案发前与案发当日王秋满与莫晓龙有密集通话;毒品交易现场监控系统抓拍照片证实案发当日下午王秋满驾驶粤XAD110汽车行至幸福里小区附近。以上证据相互印证,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认定王秋满参与贩卖毒品的事实;另外,根据莫晓龙、张学军一致所述,王秋满提出要在车上交易的情节,可以认定王秋满并非只是听从莫晓龙指挥、替莫晓龙送毒品到交易地点的人,而是对毒品享有控制权的人,是本案毒品交易的毒品提供者。王秋满在侦查阶段前期供述受莫晓龙指使帮忙送毒品到幸福里小区,其后又辩称案发当天下午在家并未出门,一审庭审时又改口称案发当天下午去现场附近接朋友,其辩解前后矛盾,且不合常理,并与在案证据不符,不予采信。

二、关于三上诉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及罪责大小。

上诉人王某满、高某弟、莫某龙共同贩卖毒品,三上诉人分工合作,相互配合。王秋满系毒品的提供者,并送毒品到交易现场;高海弟虽系受张某军委托为其介绍购买毒品渠道,但之后其联络莫晓龙,通过莫晓龙联络毒品所有者王秋满提供毒品,与莫晓龙、王秋满共同贩卖毒品获利,并在毒品交易时收取毒资;莫晓龙联系毒品卖家寻找毒品货源,传送毒品样品验货,后又将毒品直接送到交易现场,与高海弟一起作为卖家与张某军完成毒品交易,最后又携带主要毒资离开现场。三上诉人均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王秋满系毒品的提供者,并送毒品到交易现场,其罪责最为严重;高海弟、莫晓龙二人不仅仅实施提供交易信息、介绍交易对象的行为,而是积极参与毒品交易的具体过程,直接实施了验货、交接毒品、收取毒资的毒品交易行为,已经超出居间介绍者的地位,而是直接代表毒品交易的卖方,与毒品交易买方达成交易。高海弟、莫晓龙与毒品的货主王秋满共同构成贩卖毒品罪,高海弟、莫晓龙在共同犯罪中亦起主要作用,依法均不能认定为从犯,但二人不是毒品货主,且主要是帮助王秋满贩卖毒品,罪责要轻于王秋满。同时,根据二人在侦查阶段一致的供述,二人参与本案的毒品交易均能够得到好处费或提成,而且二人在离开交易现场时已经将应该给王秋满的毒资交给莫晓龙携带,而将二人的好处费即提成放在高海弟身上,亦印证了二人能够赚取差价的事实。所以,原判认定二人以获取好处费的名义赚取差价并无不当。但是,根据二人在本案毒品交易中实施的行为,他们是否获取好处费并不影响二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

三、关于本案的量刑。

三上诉人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数量巨大,应予严惩。本案存在特勤介入、毒品交易在公安机关控制之下属实,原判均予以认定,并据此对三上诉人予以从轻处罚,同时考虑到莫晓龙有重大立功情节,但其又系累犯,原判对王秋满、莫晓龙量刑适当。但鉴于高海弟系直接被特勤所引诱的人,且其本身并无毒品,需通过他人才能找到毒品,罪责轻于王秋满;高海弟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罪行,虽有犯罪前科,但其所犯前罪系轻微犯罪,不属于累犯,原判对高海弟判处和王秋满同样刑罚,量刑明显过重,本院予以纠正。

四、如前所述,鉴于莫晓龙在本案中实际所实施的行为,依法应当认定为主犯,其作案前主观上是否有收取好处费的目的并不影响其犯罪地位的认定。其辩护人要求调取莫晓龙与高海弟案发前的微信通讯记录,以证明莫晓龙主观上没有获利故意,从而认为莫晓龙在共同犯罪中属于从犯。本院认为,辩护人的上述申请没有意义,根据莫晓龙在本案中实施的行为,其主观上无论是否有获利的故意,均应当认定为主犯。况且,本案在案证据已经足以证实莫晓龙为赚取好处费参与贩卖毒品的事实。故对于莫晓龙的辩护人提出的要求补充调取上述相关证据的申请,不予支持。

五、对于从贩毒人员家中查获的毒品,依法应当认定为其贩卖毒品的数量。故对于民警在王秋满家中查获的毒品依法应当认定为其贩卖毒品的数量。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某满、高某弟、莫某龙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制,共同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2003.84克,数量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在王秋满住处查获的毒品甲基苯丙胺264.16克属于王秋满单独贩卖毒品的数量。在三上诉人共同贩卖毒品的犯罪中,三上诉人分工合作,均起主要作用,但王秋满系毒品的提供者,并送毒品到交易现场,其罪责最重;高海弟、莫晓龙帮助王秋满贩卖毒品,从中收取好处费,二人罪责较王秋满轻。莫晓龙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莫晓龙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人,有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王秋满贩卖毒品甲基苯丙胺数量巨大,罪行极其严重,应处死刑,鉴于本案存在特情介入,毒品交易处于公安机关控制之下,毒品实际不会流入社会,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故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高海弟罪责轻于王秋满,且其系被公安特勤直接引诱的人,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基本罪行,原判对其判处与王秋满同样刑罚明显不当,应予纠正。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对王秋满、莫晓龙量刑适当,但对高海弟量刑过重,本院予以纠正。除对上诉人高海弟及其辩护人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外,对各上诉人及其辩护人的其余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均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六十五条、第六十八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四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粤04刑初53号刑事判决中第一项对上诉人王秋满的判决、第三项对上诉人莫晓龙的判决和第二项对上诉人高海弟定罪部分的判决以及第四项关于没收涉案毒品、作案工具的判决。

刑事判决中第二项对上诉人高海弟量刑部分的判决。

     三、上诉人高海弟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的规定,本判决即为核准以贩卖毒品罪判处被告人王秋满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判决。

 

 

 

审  判  长    刘锦平

审  判  员    邹伟明

审  判  员    翟健锋

 

二〇一六年九月九日

书  记  员    钟健涛

 

上一篇:陈某雄犯运输毒品罪一案
下一篇:欧某浩非法持有毒品二审案件

返回顶

Baidu
sogou